最近关于食用油的问题再度浮上檯面,台湾上下民心浮动,每天看新闻的时候都在寻找我们惯吃的厂商有没有在名单上。除了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、后续的退费,以及政府未来有没有新的措施之外,更多人心中都还有另一个问题:台湾怎幺会变成这样?我们到底还有多少隐藏起来的未爆弹?

我想起来有一次去听一场演讲,讲师问了大家一个问题,「你期许自己成为一个行业的顶尖?还是期许自己成为一个行业的标竿?两者有何不同?」我苦思这个问题很久,直到有一天我準备出门,看到我衣橱里那件红袜队的T-shirt,我才有了初步的答案。

在职业棒球中,最顶尖的就是美国大联盟,那里聚集了全世界的顶尖好手同场竞技,美国大联盟中有一个奖项叫做「赛扬奖」,这个奖项是专门颁给当年度表现最好的两个投手,换句话说,获颁「赛扬奖」的投手就可以说是最顶尖的投手。

从开始看棒球至今,我心目中顶尖的投手有好几位,他们每个人都是才华洋溢,用极快的速球以及犀利的变化球让大联盟的打者只能望球兴叹。但在我心中,可以称得上「榜样」的投手却只有一位,而这位投手,他终身没有获颁过赛扬奖。

他是Curt Schilling,而我为什幺会称他为榜样,有两个原因。

第一,2004年美国职棒联盟季后赛,洋基队跟红袜队的世仇对决,谁先在系列站拿下四场胜利,就可以前进总冠军赛。前三场洋基势如破竹,第三场甚至以19比8的大比数痛电红袜队取得绝对优势,不认输的红袜队连赢两场,关键的第六战由第一战脚踝受伤的Curt Schilling主投。

据说Curt Schilling的脚踝韧带在第一场受了撕裂伤,他只交待医生动了简单的手术把韧带给「钉」回去,在第六战的时候,伤口在激烈的比赛中再度撕裂,鲜血渗出了Curt Schilling的袜子。事后受访时他也提到,他在投球的时候必须不时低头看自己的脚,确定鞋子还有没有在脚上,因为他的脚已经完全没有知觉。

比赛的最终结果,Curt Schilling面对超豪华的洋基打线主投7局只失1分,红袜队终场以4:2赢洋基队,将系列战追成3:3平手,而这场比赛,被形容为是棒球史上最令人动容的比赛之一。

第二,摄影机好几次拍到Curt Schilling在比赛中拿着一本笔记本,时而振笔疾书,时而盯着簿子低头沈思。有次记者终于忍不住问他,这才知道笔记本里记载了他上一局对敌队打者投出的每颗球,球的位置,以及打者出棒打击的结果,久而久之,他对所有打者的弱点都一清二楚。

Curt Schilling这个做笔记的习惯一直维持住,所以当他老化了,球速不快了,变化球也没有年轻时那幺刁钻的时候,他仍然能靠着笔记这门基本功和众多的年轻打者周旋。顺带一提,他是大联盟史上唯二能够在40岁时,还在总冠军战拿下胜利的投手之一。

台湾屡屡爆发食安危机,因为我们被教育要追求「顶尖」,而不是成

亲爱的读者们,以上的故事,有让您了解「顶尖」跟「榜样」的差别在哪里了吗?而这跟屡屡爆发的食安或是黑心商品,又有什幺关係呢?

顶尖跟榜样的差别在于层次不同。「顶尖」指的是追求技术或是数据方面的极致,以商业世界来说的话,大概就是追求最大的获利;而「榜样」追求的是成为该行业的典範,要成为典範技术或是数据都只是条件之一,最重要的是要有融入精神在里面。这个精神,以日本人的话来讲就是「魂」,也就是所谓的原则;换句话说,就是要「有所为有所不为」,而这个为或不为的标準就是原则。

套到现在来说,食品业做出来的东西是要吃进消费者肚子里的,所以不论东西好不好吃,至少产品吃进去后,不会让消费者有任何健康的疑虑,这就是个很基本的原则。如果有A与B两间食品公司,A公司用基因改造的技术生产食品,降低成本让公司大赚一笔;B公司则是秉持基本原则,一直用天然的方式生产食品,维持公司稳定的营运,这两间公司,哪间才是消费者心目中的榜样?

相信大部份的人应该会认为B是榜样吧!即使A公司的基因改造食品符合法令,也没有足够多的证据证明基因改造食品对身体会有明显的危害,但是消费者对于A公司就是会有疑虑。而坚持天然方式生产的B公司则是宁愿成本高一点,也不愿意让消费者对于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有任何的担心,这种「有所为有所不为」的做法,才能被人称作是榜样。

Curt Schilling也是如此,他能成为我心目中的榜样,原因不是因为他拿过三振王或是胜投王,而是他敬业的精神,以及长期以来不假手他人,自己做好基本功的原则感动了我。虽然他在整个球员生涯当中没有获颁过代表投手最高荣誉的赛扬奖,但这完全无损于他在我心中的地位。

我们从小所受到的教育,被灌输的观念,是希望我们成为第一名,成为人群当中的顶尖,还是希望我们成为人群当中的榜样?

而我们出社会后的所作所为,是在追求成为一个行业的顶尖,还是成为一个行业的榜样呢?

仔细想想,或许很多事情的解答,就在这个问题里。